Feeds:
Posts
回應

Posts Tagged ‘病假證明書’


2012年02月06日(一)陰

「這樣吧,膽固醇方面再觀察多一段時間,待下次回來抽血後,看看結果怎樣,若果仍是高的話便加藥,現在暫時維持不變,我仍處方現時你在服用的藥份給你。」

跟這位醫生交手多次,不可以說他不好,但他不細心,總覺得他見病人只當循例,我仍記起那次他竟漏了給我預約紙,害得我連血也來不及在覆診前驗,更差點要重新輪侯看專科,我不能要求也無法改變醫生的處事方式,唯有樣樣當自己多口說一句吧。

「醫生,上次覆診時,那位醫生說已在我的電子病歷做了記錄,我要服用的藥,毋須填寫其他表格,可直接由這裡的藥房取藥,我上次已經從藥房取藥了。」

真慶幸我雖然血糖略低,但腦筋仍然清醒,記得提醒醫生如此重要的事,看醫生隨即在電腦按幾個掣,我知道應該不會出狀況。否則,一旦他印好藥單,要我到社區藥房買藥,又要花時間等醫生見完病人,有時間改單才可。

「你要病假紙還是到診紙?」

冷不防醫生有此一問,我竟來不及反應,呆呆的,舌頭也打結。其實我今天已請了假,沒有醫生紙也可以,但為著預防萬一,便選了到診紙,我記得進來時大約十一時三十分,醫生最多用二十分鐘診症,還未到十二時,取病假紙會否過份一點?

「你出去等吧,一會兒職員會把文件交給你。」

送客了,終於完成了覆診,我鬆了一口氣,可是,這時才記得忘了請醫生轉介往見營養師。算吧,上次內分泌診所開張時已見過,亦傾了幾句,真的有需要的話,可直接致電給他,相信他不會拒絕我的,要不,萬一入院一定見到他,到時再請教。

不一會,職員交給我四張紙:藥單、到診紙、預約紙和抽血紙,還有剛才醫生收了影印的血糖值記錄表。

趁職員在此,一齊核對清楚手上的單張,以免有什麼遺漏出錯等。藥單是經由藥方取藥的,無問題。到診紙其實無作用的,不理也罷。預約在 26 週,足半年有多,真要祈求期間大吉大利,否則來不及到覆診日便已死了。一眼望向抽血紙,醫生竟然要我空腹回來抽血?不可能,這裡的內分泌科醫生皆清楚我的病情,空腹是指八小時不可進食任何食物,只能飲清水,但我在進食四小時後便開始血糖低,我的病歷早有記錄,空腹八小時後,通常血糖只有 2.5或以下,分分鐘暈低,醫生不是要我冒著會暈低的風險來空腹抽血吧?我真的非常佩服他如此大膽。

「不好意思,請問醫生是否填錯了,他們應該不會要我空腹抽血的,我很大機會因血糖過低暈倒。」

「醫生覺得有需要才這樣吩咐的。」

「可是,他們曾說過不用我空腹抽血的,過往幾次都不用,可否跟醫生說說?」

「不是次次一樣的。怕暈低便帶包餅,抽血後馬上吃吧。」職員說完已轉身離去。

唉!職員對我的病全不了解,跟他再說也沒意思。對其他正常人,大可「怕暈低便帶包餅」,抽血後立即進食,絕對行得通,而且以為我連這道理也不懂嗎?職員覺得我只是杞人憂天,還「好心地」提供解決方法,怎知我空腹是冒著生命危險呢?是否能捱到回來抽血是其一,抽血後是否有機會可以馬上吃包餅是其二。我明白為何醫生指定要我空腹抽血,因為驗膽固醇需要空腹抽血,這樣結果會較準確,但我記得陳醫生曾說,即使餐後抽血,數值只是較空腹高零點幾,為著這零點幾,明知空腹對這個病人如此危險,醫生竟然仍堅持要病人空腹抽血,真的難以想像,萬一病人因此暈倒而入院,到時醫生更可說風涼話,例如:你也清楚自己的病情,明知空腹血糖低便會暈,怎不即時跟醫生說?別指望醫生會因此而感內咎或覺得自己做法有問題,總之出現狀況,問題一定在病人身上。

事已至此,真的只好自求多福,但願抽血當日能順利捱過。

拿著藥單到藥房取藥,我看到醫生的名字時,果然是舊相識,不過,隨即我的視線便被醫生的職銜吸引住,他原來是consultant,即是顧問醫生。天啊!他竟然是顧問醫生。哈哈!身為顧問醫生,當然臨床經驗豐富兼斷症準確,各方面表現出眾才能勝任。獲編配一位顧問醫生來為我覆診,照常理我該感動落淚,這是多少病人渴求卻不可,而我沒要求便輕易得到。或許有很多病人羨慕,覺得見的醫生越高級越好,但我卻想說:可否以後都不由他跟進我的病!恕我無福消受如此大的恩惠,我的病毋須出動顧問醫生如此高級的醫生,我只需要一個比較細心的專科醫生,甚至普通科醫生便可以。幾年前,馬醫生跟進我的病時,他的職銜只是副顧問醫生(等同高級醫生),但我反覺得由他跟進我的病比這位醫生好得多,起碼他不曾給我一種馬虎了事的感覺。若一個醫生不能給予病人安全感和責任感的話,即使他是什麼職銜也沒意義,選擇當醫生,就應有一份使命感,盡他所能,舒解病人的病情,令病人有信心把自己的性命交在他手上。

本想到復康店影印,原來現在只有便利店才有影印服務,而且是經傳真機影印,效果非常差。

藥房的擠迫程度比侯診大堂更甚,連椅子也找不到一張。我的籌號是 866,我隨即看看電子顯示板,正在處理的籌號是 65? 左右,足足要等 200 多個籌號,難道要站著來等嗎?以前急症室旁有間小藥房,若專科門診藥房關了門,可到此藥房取藥,但現在看來也取消了,藥單印明只在四個工作天有效,星期六、日及公眾假期休息,即是病人必須在平日六時前取藥。

看情況最少要等上兩小時,趁此機會往醫肚。地點選在急症室樓上的小餐廳,這裡由社會企業經營,賣的食物比較健康,我屬意吃沙律,高纖對心臟有益嘛。

時間充裕,可以詳看每樣食物的營養標籤,然後才選購,沙律有幾款:配煙三文魚、燒牛肉、凱撒沙律等。結果選了燒牛肉,牛肉看來全瘦,下面墊著大量蔬菜,一揭蓋已想即時全部吞下肚,沙律另可配橄欖油黑醋或千島醬。我不愛黑醋,唯有選千島醬,不知是否太久沒吃過沙律醬,覺得特別美味。這間餐廳地方細細,倒也很舒適,一張小小圓枱,最合幾位朋友坐著喝杯咖啡,吃件芝士蛋糕或吞拿魚酥。

任我如何細嚼,也不能消磨兩小時,不好意思霸著人家的座位。再回去藥房,電子顯示板上的籌號在跳動,還未到 800 ,真不知還可以到那裡去,早該在交低藥單時,隨即乘車回家睡一覺,睡醒了才施施然回來取藥也不遲。可是,卻慶幸今天放了大假,否則單憑一張到診紙,根本交不了差,到診紙只列明上午到診,但要留在診所等取藥,這些時間該算在那裡?若沒有請假,記緊請醫生寫病假證明書,相信他們也知道藥房取藥要等上好幾小時,打工仔實在無法求診後便回到工作崗位,要不便不取藥。

眼看已三時多了,還未到我的籌號,此時我非常懷念以往馬醫生時代不用取藥的日子,見完醫生就可直接回家。

由上午十時三十分繳費覆診到取藥完畢,已差不多四時了,這不是一整天時間都奉獻了?不敢走開,只有乾坐著等,雖然被佔用了幾小時,但什麼也不能做。下次回來覆診時,明知要等 200 幾個籌的話,第一時間離開專科診所,回家睡覺又好,吃午餐、逛商場也好,去圖書館也好,總之就不要留在專科診所呆等,覺得不止浪費時間,簡直在浪費生命。

今次的覆診完了,下次在今年八月,夏天會好一點,因為我患感冒的次數不像年頭年尾般頻密,血糖便會相對地穩定,所以,不用擔心血糖不能過關,而且這位顧問醫生只是驗膽固醇和糖化血紅素,連肝功能和腎功能也不驗,吃此藥會引致肌肉疼痛的副作用也不驗,看來下次覆診前,還是要去拜訪陳醫生,他的態度要比這位顧問醫生專業和認真,我寧可選擇信他。

Read Full Post »

Older Posts »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